15626199661  


 
速找文案大神

极速快三走势:司空阁  玄幻小说

   我叫离鸢,是九虚幻境的掌控者,也是司空阁四大长老之一。

   司空阁是世间唯一的修仙门派,也曾有过祖师升仙。对于世间之人来说,那是一个仙山福地,可以拥有超越凡人的能力,并获得更长的生命。

   可对于我来说,只是平添了漫长的岁月,看着别人的生老病死,自己承受永世的孤寂。到底……修仙有什么好,看着幻境中的那些人走火入魔,不停地挣扎,却依旧前赴后继来到司空阁。

   那是命数,我已不愿阻止。

   疏宁、白澜、九幽和我同为四大长老,而九幽也是司空阁的尊主。因为两百面前的那出意外,疏宁四处仙游,白澜下落不明,而我也躲进九虚幻境。司空阁只有九幽掌事,后人几乎未闻其余人,以为皆为传说。

   九虚幻境是司空阁弟子必须历练的一个地方,共分九层,每上一层,难度倍增。刚入门的第一必须经历第一层,也就是渡心。

   所谓渡心,不过是剔除凡尘的杂念,入了司空阁,当不再念凡尘中事。不论皇家贵族,还是平民百姓,当一视同仁。

   每年都有无数的人来到司空阁,来到这九虚幻境。他们怀着不同的目的来到这里,大多在第一层就舍了命,有的即使出去了,也疯癫了。只有极少数的弟子通过了考验,留在阁中学习入门法诀。

   想起当年,我也是如这般进入九虚幻境,万念俱灰的心境让我毫发无损的出来了。

   我静静地浮在半空中隐去身形,看着他们苦苦挣扎,面无表情的离开,然后回到九层顶的离空室。

   这天,有不少有修为的弟子进入第三层,第三层名为修身,然而却并不只是字面上那么简单。幻境中皆为绝色美女美男,或着纱,或赤身贴身诱惑,或化为入境者心中最爱的那个人,千般心思万般情愫婉转成绕指柔,一旦有弟子进入,媚香会被无声无息点燃,他们会不知不觉就陷入欲火焚身。

   所有越轨的弟子都将被分配至外室,所接受的仙法也不会有多少,但又不会疏于管教而下山去作恶。

   “师妹。”

   我略微有些痛苦的皱眉,这么久了,为什么他还是不放过我,也不放过自己。

   “不知尊主大驾,敢问何事?”

   我化为云雾从离空室离开,在九虚幻境前聚为实体。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,依旧是意气风发,一如初见的样子。

   “师妹,你还是不肯原谅师兄吗?究竟要怎样,你才会……”

   我心中微起一丝波澜,到底有多久了,九幽不曾打扰过我了?他是不是觉得时间可以冲淡所有的东西,所以也不把我说的话放在眼里了。

   “九幽!你是不是忘了?你曾答应过我,你我再不会相见。”

   “可是师妹,今日是你百年情劫,你怎么熬得过去,上一个百年你都差点寂灭……”

   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在心中冷哼,真是人面兽心。不过是与我双修能更上一层楼,更甚者能直接升仙,这么多年,他的权利心还是不减反增。

   “论实力,你在我之下,包括疏宁和他。我虽是最后入师门的,可实力却是最强的,所以我的劫难你就不必再管了。”

   我一拂袖,正准备离去。百年一轮回,每次我都疼得几乎死去,且一次强烈于一次,这一次我真的我可能在劫难逃。

   “你难道不想知道三师弟的下落了嘛

大概见我不理,不由得使出最后的杀手锏,然而我并不会相信。

   “我知道你不离开司空阁是因为轮回镜对吗?一旦有白澜转世的消息你一定是最快知道的。如果不是这样,以你的性格,你早就跟疏宁一样走了。”

   我缓缓回头,看着他脸色微愠,胸口起伏。我冷道:“那么?你是有消息了?他没有死?不可能!而死了就会入轮回,轮回镜并未看到他轮回,你又是如何有了他的消息?”

   他放肆的大笑,“只有他能让你有一丝情绪,只有他能让你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么?难道我就不能让你多看一眼么?”

   “尊主记性真不好,难道只是两百年就让你把所有的事都忘记了吗?”

   他无言,最后又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是诚心帮你渡劫的,至于他……你去第三层可能会有收获。”

   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拂袖而去。

   难道真的有他的消息了?

   心思一沉,我还是咬牙去了第三层,看着那些人皆是苦苦挣扎。有的人受不了诱惑已然乱性,一片靡靡之色,有些人也是面红耳赤,眼角含春。

   快速的飘过,不停地在人群中搜索,希望那张熟悉的面孔能够出现在眼前。

   本来此刻我已然极为不能压制自己,以往这个时候我都呆在离空室里努力的压制自己,只要熬过了今天,那么这一百年就安稳了。

   本来媚香是影响不到我的,可现在的身体犹如千疮百孔,抵抗力极差,并吸入了不少的媚香。加快了情毒在体内的运转,我忍不住喷出一口血,直直坠落到第三层的地面。

   想想当年在这里,自己还是心无杂念。精神力越来越差,恍惚之间,我好像又看见了那张谪仙般的容颜。

“澜……”

   我朝着那个方向伸出了手,素白手指沾满了泥土,雪白的锦缎染上了星星点点的寒梅,难道我今天要在这里迷失自我吗?不可以!

   我努力的咬牙,一滴一滴的鲜血顺着嘴角掉落却毫无察觉。

   “澜……是你吗?”

   “姑娘!你……受伤了?”

   好听的声音让我心魂一震,瞬间又清醒了几分,果然是他,我的澜,他回来了。

   眼泪何时滑落眼眶的我不知道,我听到了自己的呢喃:“澜……你终于回来了,你可知道,这漫长的岁月,我有多想你!”

   “姑娘!你清醒一点,我叫叶轻风,姑娘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   他上前扶起我,熟悉的容颜近在咫尺,我忍不住狠狠地抱住了他。

   他却是一惊,然后猛的推开我,冷声道:“姑娘请自重。”

   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,好像被摔得骨头架都散了,努力的睁开眼睛,看他一脸愤然。在他的眼睛,我看到了自己此刻的样子,简直不堪入目。

   一袭白衣的女子本该如仙子一般纤尘不染,此刻却是满身泥泞,香肩外漏,雪肌浮现。原本冷清的面孔竟然绯红,眼如秋水,一眼看去好似见不到底。

   原来我每次情劫到来竟是这个样子,这与幻境中那些人有何诧异,我不禁有些羞愧。

   大概见我一直盯着他,他又怒道:“我知道你是幻境中的妖邪之物,你不要想着用一副好皮囊来引诱我,我绝对不会上当的,我一定会好好的走出这里。”

   我倒是惊奇他入了这幻境,竟然还能看得这么清楚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你说你叫叶轻风?”

   他防备的看着我,好似我下一刻就会冲上去撕了他一般,冷道:“我是叫叶轻风,不是你说的那什么澜。”

“原来九幽说的人是你。”我呢喃,压制不住情毒,又吐了一口鲜血,整个人气若游丝。

   “你……你别想诱惑我,我未婚妻在我面前被人侮辱直死,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有那种恶心的想法的,你别白费力气了。”

   他本来想上来扶我,却又有些惧怕。

   我哭笑不得,只是努力说着:“我……我不是幻境中的邪物,我叫……叫离鸢,快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   他迟疑,最后还是架起我,想要朝着最初入境的那条甬道走去。沉迷幻境中的人只能看到眼中的世界,而未沉迷的人则能看到心中的路,那条原来进来的道。

   结果没走出几步,他面红耳赤的喘着粗气,眼神也有些慌乱和污浊。我惊道:“快!快些离开这里。”

   我并非命令的语气,可这小子听我这么说却是不听话了。他把我放下来,一屁股坐在地上,懒洋洋的说道:“你叫我走就走?我还就不走了。”

   “你!如果再不走,你就只能沉迷在这关,你的修为也只能停滞了!”

   他瞪了我一眼,咬咬牙,然后恨生生的准备上前拉我,却无力的倒在我身上。欲火焚烧的身躯更加渴望了,我们肌肤相碰的位置冰冰凉凉,让人忍不住想要更接近,想要……

   我努力的咬牙保持清醒,指尖轻颤掐出最后一个法诀,却是被他一把打断。他赤目低嚎,拉住我的手轻轻婆娑,低沉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:“来不及了!”

   我惊慌失措,内心的清醒再也架不住身体的沉迷,我看见自己主动伸手去揽住他的脖子,然后送上自己的唇。

   仿佛尝到了蜜一般,我食髓知味,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  之后的事情我不记得了,不过以我的修为,情毒一解,自然就清醒了。

   看着遍地的狼藉,心中一片凄凉。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都熬过去了,这第一次竟然献给了一个迷失在幻境中的人,一个长得像极了澜的人,实在不敢相信,这个人竟然并不是他。

   我缓缓起身,不顾身体还未恢复的无力感,快速回了离空室。偌大的浴池清水悠悠,仿佛一面硕大的水镜,倒映出我的狼狈不堪。面上还有欢好后的红晕未褪,色如春晓,白衣染血,好不妖娆。

   褪掉衣物,缓缓的沉入浴池,将心放空。我已经到了第八层,如果放下澜,很有可能会突破第九层,然而,我不能放下他,不能!

   九幽说的收获,怕就是指这个叶轻风,可这个叶轻风究竟是不是澜的转世?如果转世为什么轮回镜没有任何消息?如果不是,为何九幽又如此笃定?并算准了今日的情劫以及自己会失身。

   罢了,不想了不想了,还是去轮回镜看看吧。

   沐浴之后,穿上干净的衣物,取过披风,带上围帽。看着整个人被遮得严严实实,然后满意的点点头,随即离开离空室,在幻境在凝成实体。

   因不能在司空阁非试炼地随意使用法术,我还是得走着去轮回殿。

   一路上,我基本上避开了所有人。此时天色黄昏,司空阁内大多数都是修为不高未曾辟谷的弟子,此刻皆在用膳。

   看着这样的黄昏,不禁有些怀念,是有多久,我没有看过这司空阁了。跟百年前比起来,它经过岁月的沉淀,更加庄严巍峨,更加古朴宁静。

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留仙谷,随即我脖子一疼,就晕过去了。那时我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此刻却是看到九幽打晕了我,将我带了回去。

   醒来的事情我都记得了,包括自己单纯的将青音剑借给九幽,以为他真的是去诛邪,结果却是对付白澜。疏宁被他用计关在封尘崖,白澜因为倍受上任掌门信赖以及我的追求而招至杀身之祸,我没想到,九幽他都修到第七层了,居然还有这样的野心。

   倒也是,这么久了,一直停留在第七层,修为始终没能到第八层,这不就是因为心中的权欲心未曾淡下去么?

   师傅果然有先见之明,九幽确实不是最合适的接班人,只可惜没看出来他竟是如此的狠毒,暗中如此加害同门。

   这么多年,疏宁远离了司空阁,白澜下落不明,而我又不愿意掌管,自然也没想过要把九幽换下来。


文章分类: 极速快三注册
分享到:
速找文案大神
 
 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