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快三注册_极速快三官网_极速快三

极速快三走势:哈啰、蚂蚁金服和宁德时代合资做二轮车共享电池,杨磊:四轮车业务只是测试一下

杨林 · 2019-06-12
二轮车是主航道,四轮车业务只是尝试和探索。

哈啰出行在先后推出打车平台和顺风车后,再一次展露了自己野心。

6月12日,哈啰出行、蚂蚁金服和宁德时代宣布共同出资10亿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,推出定位两轮电动车基础能源网络的“哈啰换电服务”,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、CEO杨磊兼任合资公司CEO。

换句话说,新公司将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为两轮电动车建换电站,类似于汽车加油站,做的是共享电池生意。

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告诉36氪,这是他们早有的规划,理想状态下,未来主要城市每个骑电动车(包括电助力单车)的个人和群体,都可以在城市里用3-5分钟就可以找到一个哈啰换电站,也就是500米到1000米的距离内就会有布点。用户在站点需要自己手动为电动车换电池,而且和哈罗单车一样,可以选择包月或者单次购买服务。未来外卖骑手和快递小哥都将是重点合作对象。

按照哈啰方提供的数据显示,单车日均骑行需求超2亿次,两轮电动车日均骑行需求达7亿次,市场需求是单车的3倍多,“我们为哈啰助力车和电动车200万用户提供近50万次换电服务”。

建换电站属于重资产模式,少不了大笔的资金。新公司首期投入10亿人民币,不过杨磊称,后面还会有更多的资金投入进来。此次新公司的成立由三方共同出资,哈啰是这个合资公司的控制方和实际运营方。杨磊称,按照他们的算法,靠租金可以实现收支平衡。

哈啰可能会做换电平台,在出行行业并不是秘密,参与其中的另外两方中,一个是哈啰出行最重要的投资方蚂蚁金服。36氪了解到,合作后的平台依旧是接入支付宝的入口,从而实现后者进一步的市场下沉。

宁德时代的出现,则让人有点意外。后者其核心技术是动力和储能电池领域,涉及材料、电芯、电池系统、电池回收二次利用等全产业链研发以及制造能力。其投资布局涉及加拿大、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日本。而且该公司的主要业务对象为新能源汽车企业,其中包括与上汽合资成立时代上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。

不过两者并不是全无交集,在哈啰出行助力车、电动车两项业务上,宁德时代曾参与了部分配件合作。蚂蚁金服共享出行服务部总经理徐哲向36氪透露,不算前期沟通,几方的正式接触从一年前就开始了,中间经历了漫长的周期。

在先后推出打车平台和顺风车业务之后,哈啰出行似乎又把目光回归到了两轮车业务。对此,杨磊对36氪称,“二轮车始终都是我们的主航道”,而他将四轮车业务归结为公司的“尝试和探索”

以下为包括36氪在内的媒体对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磊、蚂蚁金服共享出行服务部总经理徐哲的采访,经过36氪编辑整理:

谈新公司:蚂蚁又投资了,首期投入10亿元

问:你们三方都出资了,大概比例是怎么样的?

杨磊:我们三方一起出的钱,不过都比较接近了。哈啰是这个合资公司的控制方和实际运营方,我是哈啰的CEO兼任这个合资公司的CEO。现在是独立运营的,但不排除未来我们会有些整合。

问:如果想达到你们的理想状态,大概需要多大的资金盘子?

杨磊:这确实是个很花钱的生意,我们首期大概就出了十亿人民币,在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注资。

问:感觉饿了么会是你们非常大的合作对象,美团外卖呢?

杨磊:我不排除任何一家,无论是任何外卖,我们都欢迎它的外卖员来使用我们的服务。

问:你提到理想状态下三五分钟内就能到一个换电点,这需要多大的布点密度?

杨磊:500米到一公里内有一个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,其实我们现在一些城市已经接近这个水平了。

问:这事相当于你们现在建立了一个换电的基础网络,做的其实是共享电池的生意?

杨磊:对,可以这么理解。这个业务原本只服务于我们助力车的,但这样就过于浪费了,因为我们专门建立一个网络,虽然网络密度不需要那么高,但它是有很大价值的。所以我们逐渐开放,让个人用户来用,当个人用户、外卖、快递等等用户都进来之后,带动我们把这个密度建得更高,那换电服务成本就会更低。等我们的理想状态是仙后,它的站点有可能在某个店里面,也有可能在某个物业的角落里面。

问:用户自己换电池的时候,有可能用自己的一块新电池换了一块旧电池,这其实是很难接受的。

杨磊:其实用户在我们这里使用换电服务,他根本不在乎新的还是旧的,比如说我付了59块钱一个月的费用,我拿到这块电池,哪怕只能用一个月了,那对我来也说不影响,因为我付的是一个月,我今天用这个电池,明天可能换了另一个电池。

问:所以用户买的是一个包月套餐?

杨磊:用户可以按月或按次购买服务,他换了一块电池,装上去是不是里程数保证了,这是他比较关心的问题。

问:有没有统计过,你们换电的电池跟市场上现有电动两轮车的匹配度如何?

杨磊:目前看下来接近50%,但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。看增量市场,每一年的新增有接近四五千万台车,而且整个产业每五年到六年基本上是淘汰一圈,要从这个角度去看。

问:后期的电池运营维护怎么去做?怎么确保它用到生命周期,然后就不再租给用户了?

杨磊:这是哈啰比较强的地方,我们有一套完整的管理系统,过往我们管理了几百万台单车,接下来会管理几千万块电池,我们围绕着产品的生命周期开发的BMS,电池的管理系统等等,还是比较健全的。每个电池每天用几次、充几次、充电时候的电流、换电时候的电流、骑行距离、里程,所有的数据都在我这里。

谈盈利:打算靠租金赚钱

问:平台做起来之后,会对你们的电助力单车业务有什么影响吗?为什么减少投放?

杨磊:这个跟我的助力车是没有任何关系的。其实相当于我们多了一条赛道,就像是为什么中国县城我们单车还没有覆盖完,就去干了助力车一样,其实两者是不冲突的。

问:滴滴之前也想要做充电桩业务,虽然是针对四轮车,但是战略本质和商业逻辑和你们其实没有什么区别,但是进展一直不太大,是不是这件事比想象中更有难度?

杨磊:我觉得滴滴这个想法很好。但你觉得腾讯干不好电商,是因为腾讯缺钱吗?还是基因的问题,一个团队合适做什么,以及愿意做什么,包括他们对一个产业的理解,我觉得都不一样。

问:是不是从政策的角度来说,做换电平台的政策风险要小于直接投放电单车?

杨磊:整个东南亚和欧美市场,政府对于两轮电动车的补贴,甚至比汽车更大,他们是非常鼓励发展这种业务的。我们认为从政策层面,中国政府也是非常鼓励这个事情的,网约车等服务,本质都不解决交通拥堵,也不解决环境问题。

徐哲:我觉得原来政策可能不是特别明朗,但是如果发布新国标的话,就意味着政府是愿意去认可,愿意支持这个行业的,多给一点认证,整个政策层面是向好的。

问:这个生意未来的盈利点在哪?

杨磊:我们认为单纯地算租金也是算得过来账的,是有利润的。就像当年大家都认为共享单车主营业务一定要打平,这个还是要做到的。我们算过这个ROA,还是能打平的,但至于有多大的盈利空间,我们还在持续探索和探讨。

问: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你们这个生意的护城河在哪?

杨磊:老实说,你要想有绝对的护城河是不可能的,我认为天下没有任何一个生意有绝对的护城河。但反过来说,确实我们三家在这个领域里还是拥有非常强劲的优势的,我不能说这一定是护城河,但确实是很大的优势,第二名距离我们都差了好远。至于我们能不能把这些优势发挥好,其实也要看我们自己消化的能力。

问:蚂蚁金服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?

徐哲:这个事情首先我们非常认可,用户有痛点,就是里程的问题,这里面包含了充电、续航和电池失窃等各种苦恼。我们参与以后,三方起了合作,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。

从我们的角度讲,我们有十亿用户,这边肯定有很多已经是电动二轮车的车主,阿里的经济体系里面有很多的资源,无论是蚂蚁和阿里都在从事整个大出行行业,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综合的交通的出行方式,能够给这个业务带来新的价值,也能给我们自己带来新的价值,这个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。

同时,整个经济体的实力,我们有高德、饿了么、菜鸟、天猫、淘宝,如果能够联动起来,对这个业务的价值是会更大的。所以从这几个角度去看,我觉得蚂蚁的参与,肯定会为这个项目带来更好的一个前景。根据上海2018年的交通公报,注册的电动二轮车有950多万辆,没有注册的就更多了。我算少一点,一天骑个两次,那就意味着一天两千多万次的出行,而上海整体的出行也才五千多万次,可见电动二轮车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里面也占了主流,更不用说其他城市了。所以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合作项目吧。

谈四轮业务:测试和探索阶段

问:两轮和四轮业务你们总要挑一个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,现在看来,两轮车更有希望?

杨磊:我们本身就是一家深耕两轮出行的公司,这一直是我们强调的。深耕不代表我们不会去尝试新的东西,我们不光是在尝试跟四轮相关的,还有跟智能硬件相关的东西。

问:所以说打车平台和顺风车现在还在尝试阶段,做不好就会砍掉?

杨磊:那肯定是一个在尝试和测试的东西,这就是测试的意义嘛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我们仍然是一个聚焦在两轮出行的一家公司,主要的人力精力物力财力,全部是围绕着两轮出行去投入的,这才是我们的主赛道。

问:你们开始做打车平台和顺风车之后,外界很多的声音都是不太看好,觉得你们是有盈利压力才去做四轮业务的。

杨磊:四轮业务你看Uber、Lyft,全球都不赚钱,而且他们无法解决,至少在五年内他们无法赚钱。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说,做四轮肯定不是为了赚钱,就像我刚刚讲的,我们可能还会有一些智能硬件相关的东西,那更多是属于测试性的产品,团队也很小,人员也很少,但那这种东西我们肯定会去做,而且在未来我们会持续性的有更多尝试性的投入。

问:最近几个单车平台都涨价了,这事你们怎么看?

杨磊:是一个正常的阶段,我们毕竟还是商业公司。即使是这样的,共享单车仍然是短途三公里内最便宜的交通工具,且是最方便的。整个行业也会更理性发展。

问:行业经历淘汰之后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,一线城市从共享单车监管层面有松动的迹象吗?

杨磊:广州最近已经松动了。我们要给监管一些时间,让他们对市场有更多感知。比如说广州政府经过这一两年的观察,也意识到原来靠市民自己去建公共自行车,但现在有更好的方式,也逐渐把名额开放给更好的企业。

所以监管方面我还是会从一个更长的维度去看,这是一个持续沟通和打交道的过程,持续让他信任我们。

+1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
参与评论
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...
后参与讨论
提交评论0/1000

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,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,账号将被禁止发言。

下一篇

厮杀、泡沫、与回归。

2019-06-12

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
36氪
鲸准
氪空间

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、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

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

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,项目融资率接近97%,领跑行业

返回首页